航协动态

LAST NEWS

镇江航协会长专访—张成:一名空军飞行员的特技表演梦

来源: | 2017-05-26 22:08:00
  5月26日,镇江市航空运动协会成立,这将有力地推动我市航空体育运动事业和旅游经济的发展。早在2016年初,天空联盟集团飞行基地暨金山湖航空飞行营地落户镇江,为镇江航空运动产业的发展打下基础。

  张成是天空联盟的董事长,同时也是中国镇江天空联盟特技飞行表演队队长,他曾于2016年首届江苏航空体育旅游季开幕式上,首次在镇江展示了其表演队无限制级的特技飞行表演。近日,记者在天空联盟金山湖飞行基地见到了张成,他告诉记者:“我的梦想就是打造中国人自己的特技飞行表演队。”
 
  “每天看着飞机起起落落,飞行梦在我心中萌芽。”

  壹周:听说你曾是空军飞行员,是什么原因让你接触飞行?

  张成:我出生在吉林长春,小时候,家住在机场旁边,每天看着飞机离开地面、飞向天空,心中十分向往。1993年,我19岁时被空军长春飞行学院(现空军航空大学)录取,两年后正式开始飞行,并经过层层选拔,真正成为了一名空军战斗机飞行员。
 
  壹周:驾驶战斗机对飞行员的素质要求很高,当年的训练是否十分辛苦?

  张成:是的,非常辛苦。除了每天基本的军事体育训练,还有高强度的平衡机能训练和体能训练。记得有一次,在水库进行为期一周的体能训练,那时盛夏天气、十分炎热,我们从早到晚在水中练习体能,一周下来从脸到脚全部脱皮,甚至有时水泡磨出了血也不能停止训练。让我记忆犹新的是,曾经一位同学因为训练太过辛苦,于是躺到训练营附近的马路上,声称宁可被汽车撞死都不训练了,后来还是被我们拉了回来。虽然这件事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,事实上他的感受我们感同身受,因为真的太苦了。
 
  壹周:如此高强度的训练,你有过放弃的念头吗?
 
  张成:说没有是假的。不知道你是否看过电影《壮志凌云》,这部电影对我的影响非常大,也伴随了我的飞行生涯。虽然实际中的训练比电影里辛苦太多了,训练场地也没有电影里那么“高大上”,飞行员的生活自然也没有电影中那么浪漫,但是这部电影所表达的飞行精神,始终激励着我,每当我想要退缩,都会把电影拿出来看一遍,从那时候到现在,我大概看过100多遍了,就在前不久,我又将电影重温了一遍,当然现在看又是一种新的体会。
 
  “我的梦想就是打造中国人自己的特技飞行表演队。”
 
  壹周:你是怎样开始接触特技飞行?

  张成:刚开始,我在空军做战斗机飞行员虽然辛苦,但比较顺利,很快就提干成为飞行教员。2000年,我在电视上看到环太湖世界特技飞行大奖赛的直播,让我印象太深刻了,这也是我后来从事特技飞行的起因。2006年,由于长期飞行,我的身体出现了一些问题,渐渐地不适合飞战斗机,直到2008年被停飞。心中虽然舍不得,但也是客观原因,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。

  壹周:为何最后会选择难度最高的特技飞行呢?

  张成:停飞后,我一边治疗,一边开始接触通用航空和体育航空,始终也没有放弃我热爱的飞行。期间,我也曾经转业到吉林省体育局成为一名公务人员,1年多后,辞掉职务入职昆明航空,成为民航飞行员,驾驶波音737飞机。短短几年,尝试的两份职业让我更加坚定,有挑战才是我的理想。
同时经过几年的调养,我的身体也渐渐痊愈了。2013年1月,我独自飞往美国参加特技飞行的改装培训,大概是我基础牢固,学习也很努力,短短一个月时间,我就拿到了特技飞行执照,我也成为中国继赵伟之后具备特技飞行表演资质的第二人。随后,我就开始筹建中国人自己的特技飞行表演队。
壹周:为什么叫做中国人自己的特技飞行表演队?
张成:是这样的。特技飞行在中国还处于起步阶段,一般在中国的特技表演队中,即便飞行员是中国人,那么机务、后勤、飞行指挥员中也总有外籍人员。而我的梦想,就是打造一支“从里到外”都是中国人的团队,现在这个愿望已经实现了。

  壹周:能介绍一下你的团队吗?

  张成:好的。目前,我的表演队拥有德国XA42型特技飞机3架,飞行员、机械师、后勤保障人员35人,并且全部都是中国人。表演队指挥员为原空军某飞行表演队组建者、飞行员陆亚兵;主力飞行员全部由原空军战斗机飞行员组成,技术精湛、经验丰富;后备队员均是优中选优的飞行佼佼者,形成了老中青三代的科学合理架构。计划两年内机队规模达到7架。
 
 
  “这是勇敢者用生命作赌注的一个事业。”
 
  壹周:特技表演飞行技术难度高,要想成为特技飞行员,需要具备哪些条件呢?

  张成:是的。要想飞“特技”,前提是曾经有驾驶战斗机的飞行经历,这是基础。在特技飞行动作中,有一些飞行动作需要飞行员承担±10的载荷量,这相当于10个你自己的体重压住你。正载荷是瞬间你的血液全部集聚到脚上,造成黑视;而负载荷则是,血液瞬间集聚到头部,造成红视。这是相当危险的,处理不当就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。所以,这也需要飞行员具有过硬的身体素质和技巧。此外,在天空中的变数很多,还需要飞行员瞬间反应,特别是在做超低空飞行表演时,稍有迟疑就是机毁人亡。

  壹周:在特技训练中,有哪些经历让你记忆犹新?

  张成:这样的经历有很多。比如我在美国培训时的一次飞行,当时已经是负5载荷,已经接近红视,而飞机又处于超速,我靠着本能与经历,将自己迅速调整过来,转危为安。有一次,在做大侧滑动作时,飞机侧面玻璃被震裂,我迅速反应,一只手托住玻璃以防砸在我身上,另一只手操作飞机降落。还有一次在做低空训练时,突然遇到大气流,机头突然朝下,当时飞机仅仅离地20米,我也是通过紧急处理,才能安全着陆……
这样的事例太多了,飞行中也有太多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,比如遇到鸟群、遇到风切变等等。我刚刚每一次经历的讲述,看似复杂,但实则都是在1秒,甚至0.5秒的时间内发生的,我必须在瞬间做出反应,否则迎接我的就是死亡。所以,特技飞行就是勇敢者用生命作赌注的一个事业。
 
  “通过全新的‘航空体育+’模式,形成复合产业链。”

  壹周:对未来的发展还有哪些计划吗?

  张成:未来我们特技飞行表演队将在安全基础上平稳健康发展,不断优选飞行员、优化动作编排、扩大机队规模,并参加国内各类飞行表演活动,积累更丰富的经验,用1-2年时间打造一支国内顶级的飞行表演队,并力争在国际飞行表演比赛中取得好成绩。
此外,天空联盟的飞行基地总部落户在镇江,目前拥有各类飞机50多架,计划通过全新的“航空体育+”模式,融合旅游、文化、休闲、公益等,形成多维度、多业态、全区域的复合产业链。并且在商业运营的同时,我们也会积极宣传航空文化、普及航空知识、推广航空运动,吸引更多航空爱好者和优秀团队加入到特技飞行行列中。
 
人物简介
  张成 

  天空联盟集团董事长,天空联盟特技飞行表演队队长。曾先后就职于空军、政府及民航公司,累计飞行2000多小时。拥有多种航空器驾驶资格,包括单发飞机、多发飞机、公务机、波音737飞机、特技飞机、水上飞机、热气球等。曾携团队多次参加过各类重大航空赛事及活动,2015年在国家体育总局的带领下代表中国参加在丹麦举办的第22届世界精确飞行锦标赛(WPFC)。